图片 2

100元能繁母猪补贴民间引争议

100元能繁母猪补贴民间引争议。从今年开始就有一些环保政策、补贴政策开始严格实行。这对中小规模养殖户的冲击是很大的。小规模养殖户的环保设备落后或者根本没有,对当地的河流,村庄造成严重污染,噪音不断影响附近农民作息。面对政府环保政策落实,很多养殖户不得不躲避,面对整改问题没有资金无法购买设备改变现状。然后国家补贴都是需要一定规模以上的才能享受。这样的情况造成很多散户或者小规模养殖户陷入困境,申请补贴达不到要求,扩大规模改进养殖形态又是资金短缺。双重压力下,很多养殖户说即使养猪再好赚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该官员认为,如果此次能繁母猪补贴政策新的实施细则与2007年一样,又将造成“中央请客,地方埋单”的情况。

龚荣茂还认为,饲养生猪量较大地区通常都是经济较为落后的地区,而消费生猪量较大的地区通常是较为发达的地区,能繁母猪补贴和保险保费补贴主要由饲养区地方财政承担,实质是落后地区补贴了发达地区。长此以往,必将挫伤地方发展生猪生产的积极性,影响将来生猪的供应。

2017年养猪场迁徙大潮中如何赚钱?在众多因素的影响下,2017年中国猪市会有怎样的变化,个人认为17年养猪大迁徙会是主题,在没有重大疫情发生的情况下,猪价会比较稳定,但养殖利润会大降。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说明:

过完今年,明年必定会对环境保护措施更加严格要求,这些散户或者小规模养殖户可能越来越麻烦了。三天两头的环境问题调查可能就让养殖户被罚款或者被封闭。趁现在如果想在养殖行业继续发展,那就赶紧对自己的养殖场进行改善。如果真的没实力的话,还是尽早做决策吧。免得到时出现为难情况。

他的观点很能代表众多基层政府的态度。

该官员认为,如果此次能繁母猪补贴政策新的实施细则与2007年一样,又将造成“中央请客,地方埋单”的情况。

文章摘要:环保这场风,让很多行业感到了丝丝寒意,作为已经走在规模化之路的蛋鸡养殖业,目前是寻找合适的自动化智能化设备,以及污水处理设备,这些都是需要投入巨大成本,但是也在逐渐改变养殖场管理工艺转型升级的过程,这个做好了,功在千秋,而对于养殖业来说,规模化发展之路是慢于养

农村养殖这几年发展很迅速。从以前的单户人家养殖单只牲畜开始到现在有些家庭已经形成规模养殖,有些家庭早已放弃养殖。从整个养殖行业来看,已经有慢慢形成规模化,现代化的养殖特点。每个村应该都会有大大小小的一些养殖场,大的养殖场已经形成公司制或者合作社制的发展模式,小的还是以小规模家庭养殖为主,养殖数量在几十头左右。

化州市畜牧局局长刘付成坤则表示,目前猪价持续高位的重要原因是去年猪价低迷导致部分养猪户退出,现在补贴措施肯定可以刺激养猪户的积极性。不过根据过往实施的经验,发放补贴的工作并不轻松,清点存栏母猪数的任务就非常繁重。刘付成坤希望具体的补贴实施细则能够给相关工作有专门的拨款,同时安排专门的人手。

100元的补贴,在散养户乃至中小养殖户心里份量不轻。

图片 1

尴尬的政策能不能执行下去?

当一头肉猪有400-500元利润时,对规模化养殖场来说,区区100元的母猪补贴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多数规模大户表示,与拿补贴相比,他们更希望地方政府在猪场用地方面给予优惠与支持。特别是在经济发达地区,猪场用地紧缺导致部分地方政府驱逐养猪户,给养猪企业带来不稳定的因素。如果要保证猪价平稳,首先应当保证规模化猪场的用地指标。

环保这场风,让很多行业感到了丝丝寒意,作为已经走在规模化之路的蛋鸡养殖业,目前是寻找合适的自动化智能化设备,以及污水处理设备,这些都是需要投入巨大成本,但是也在逐渐改变养殖场管理工艺转型升级的过程,这个做好了,功在千秋,而对于养殖业来说,规模化发展之路是慢于养鸡业的,目前情况下,却要和养鸡业面对同样的问题,所以,对于养猪业来讲,眼下,是需要增加规模、做好选址,统筹废物处理及现代化设备同步前进的境地,这就需要养殖企业和资本联合起来,去寻找合适的大规模化养殖的地方,而一些大型的饲料企业也开始深入畜牧产业链,亲自动手,几家联合起来做起规模化养殖的事情,让自己的饲料不再发愁出路,对于用户的需求也更有直观的观察,适合改变饲料配方和工艺,产业链思维是必要的。

在多数大规模养殖户看来,高价时补贴母猪纯属杯水车薪,这是一项急功近利的政策,引不起他们的兴趣。他们甚至认为这项政策在客观上危害了养殖业。因为生猪市场有其自然规律,国家一旦强行介入,生猪供求规律被打破,市场将更混乱,价格平稳更难达到。

历史似乎证明,猪价高企,散户的地位就被重视,而猪价低迷,则无人理睬。

环保迫使生猪养殖地区发生迁徙。国务院明确规定到2017年底依法关停禁养区内所有的畜禽养殖场,重压之下禁养区内猪场不可避免被拆除,之前地方努力打造“养猪大区”的目标变成改造“无猪区”;南方水网地区和经济发达地区周边猪场搬迁,南猪北移,东猪西迁,河流水域附近猪场往大山深处迁,以大型养猪集团和饲料企业为领队,中小规模猪场紧跟的趋势,养猪向东北三省、内蒙古、贵州、云南等地转移。

100元能繁母猪补贴在民间引起的争议极大。记者遇到的绝大多数养殖场和基层政府对它都没有好感。规模化养殖场老板认为它扰乱了市场秩序,地方政府则为处理补贴的人力和财力痛苦。

根据2007年的,广东属东部地区,补贴资金由地方财政全额负担,而根据<2007年广东省能繁母猪饲养补贴实施方案>,对东西两翼的粤北地区,省与市县财政分别负担补贴资金的60%和40%;广州、深圳、珠海、佛山、东莞、中山以及江门市所需资金由市县财政自行解决。这位官员表示当初所在市县的地方政府就对承担全部补贴资金十分头疼,一方面要贴钱,一方面还收不到任何税,当地政府对养猪业的态度可想而知。他认为,补贴一旦实施,当地政府必然加强对猪场的整治力度,通过环保、土地等问题为难猪场已屡见不鲜。“对于当地政府来说,辖区内猪越少越好,这就违背了此项政策鼓励养猪的初衷。”他如此总结。

在众多因素的影响下,2017年中国猪市会有怎样的变化,个人认为17年养猪大迁徙会是主题,在没有重大疫情发生的情况下,猪价会比较稳定,但养殖利润会大降。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说明:

不过,也有中小养殖场对该政策表示不满。他们甚至认为,100元补贴是对散户的利用而不是支持,因为散户更容易激动,更可能快速增加养殖量,从而达到平抑猪价的目的。

尴尬的政策能不能执行下去?

中国猪业发展图,绿色为重点发展区,红色为约束发展区,橙色为潜力增涨区,黄色为适度发展区,南方8省和北京、天津、上海是重点整治地区。

当一头肉猪有400-500元利润时,对规模化养殖场来说,区区100元的母猪补贴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多数规模大户表示,与拿补贴相比,他们更希望地方政府在猪场用地方面给予优惠与支持。特别是在经济发达地区,猪场用地紧缺导致部分地方政府驱逐养猪户,给养猪企业带来不稳定的因素。如果要保证猪价平稳,首先应当保证规模化猪场的用地指标。

补贴政策在2007年、2008年执行时,受到很多散户、中小养殖场的支持和赞赏。2009年、2010年,该政策悄无声息地停止,不过,南方农村报编辑部仍不断接到农民的咨询。他们问的问题很简单——为什么当年没有补贴?

图片 2

“这个补贴政策一旦实施,将对当地养猪业造成毁灭性打击!”国务院13日公布政策后,广东某养殖大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如此说。

他的观点很能代表众多基层政府的态度。

综上所述,2017年的养猪业大环境一定是转型迁徙为主,从南方人口密集区向东北、西南及山区等原料产地或者地广人稀的地区转移;环保压力和逐渐缩小的利润空间对传统的中小规模猪场和散户从根基上造成影响,迫使转移“阵地”或者转型升级。

100元的补贴,在散养户乃至中小养殖户心里份量不轻。

据了解,2007年、2008年,不少基层政府在发放能繁母猪补贴时,普遍面临配套资金不足的问题,相当一部分地方至今未发放。旧帐尚未算清,新帐又来,今年的100元能否真正发到养殖户手中?实在难说。

存栏模式改变,散户养猪日益艰难。农业部畜牧业司马有祥司长说:“禁养减少生猪存栏3600万头”;中国人要吃猪肉,禁养减少的猪肉数量最终会被补上,被谁补?个人认为是大规模养殖集团来填补,这些企业有资本、技术和政策扶植的优势,环保之下被“灭绝”的是散户,规模场换个地方后还是会继续养殖,还有可能获得迁入地区的政策扶植。散户就没那么容易了,一方面是资金,一方面是新建猪场的审批难度会变大,除偏远山区、贫困地区之外,散户自由发展的方式受到“抑制”。

是支持散养户还是利用散养户?

对于能繁母猪补贴政策,类似谢汉基的中等规模养殖户多少有些期待,特别是对饲养量和饲养水平都有限的散户而言,母猪补贴好比天上掉“馅饼”,几百元补贴也是一笔不可多得的“财富。”

成本上涨促使养猪模式变化,小规模猪场和独立专业户利润空间继续缩小。用工成本上涨,让自动化机械来代替人成为工降低用工成本是趋势之一;环保给现有养猪人两个选择:要么不养,要么花大量资金来投资环保;环保压力造成饲料成本上涨,饲料营养的利用效率对猪场粪污处理量有直接影响,高品质的饲料不仅育肥增重效果好,猪消化吸收后的的排泄物少、产生的有害气体少,粪污处理难度低,但是饲料价格要贵;环保也让饲料厂、原料厂家停产或限量生产,豆粕、维生素等价格上涨;饲料运输成本上涨,史上最严限超载令执行后,饲料运输成本上涨30%以上。这些最终都需要养殖户来买单,综合之下养殖成本上涨的压力将迫使小规模猪场进行转型寻找新出路,2017年说不定是“公司+农户”模式的黄金发展年,也会是家庭农场种养一体化快速发展年。

养殖户最需要的,往往拿到不到。“我们养猪需要的是稳定的环境以及行业的规范标准。”博罗自繁自养500头母猪的张安华告诉记者,他宁愿国家对养猪没有免税、没有太多的补贴,只需要制定完善的行业标准,令养殖户有规可循即可。黄安华介绍,养猪最怕的就是政策,一个不小心就被强拆。这几年在广东养猪很没有安全感,而相关部门也没有具体的行业规范,令养殖户摸不着道。“而最突出的环保问题,制定的标准就连欧盟都不可能实现,试想我们怎么可能达到?”

2009年,南方农村报曾报道江门市蓬江区和鹤山市的能繁母猪补贴不能全额发放问题。江门市农业局总畜牧兽医师龚荣茂表示,补贴资金由中央和省财政直接承担的话,实施效果会更好。他坦承,有部分镇财政确实困难,资金无法到位。

猪肉飙升之际 能繁母猪补贴再引争议

文章摘要:

是主观支持养猪业还是客观危害养猪业?

化州市畜牧局局长刘付成坤则表示,目前猪价持续高位的重要原因是去年猪价低迷导致部分养猪户退出,现在补贴措施肯定可以刺激养猪户的积极性。不过根据过往实施的经验,发放补贴的工作并不轻松,清点存栏母猪数的任务就非常繁重。刘付成坤希望具体的补贴实施细则能够给相关工作有专门的拨款,同时安排专门的人手。

据了解,2007年、2008年,不少基层政府在发放能繁母猪补贴时,普遍面临配套资金不足的问题,相当一部分地方至今未发放。旧帐尚未算清,新帐又来,今年的100元能否真正发到养殖户手中?实在难说。

7月12日,“猪价高了,母猪还有补贴吗?”四会一家年存栏能繁母猪300多头的猪场负责人谢汉基问起记者,话音未落,13日傍晚有关部门发布消息,今年中央对养殖户按每头能繁母猪100元的标准给予补贴。

根据2007年的《能繁母猪补贴资金管理暂行办法》,广东属东部地区,补贴资金由地方财政全额负担,而根据《2007年广东省能繁母猪饲养补贴实施方案》,对东西两翼的粤北地区,省与市县财政分别负担补贴资金的60%和40%;广州、深圳、珠海、佛山、东莞、中山以及江门市所需资金由市县财政自行解决。这位官员表示当初所在市县的地方政府就对承担全部补贴资金十分头疼,一方面要贴钱,一方面还收不到任何税,当地政府对养猪业的态度可想而知。他认为,补贴一旦实施,当地政府必然加强对猪场的整治力度,通过环保、土地等问题为难猪场已屡见不鲜。“对于当地政府来说,辖区内猪越少越好,这就违背了此项政策鼓励养猪的初衷。”他如此总结。

不过,也有中小养殖场对该政策表示不满。他们甚至认为,100元补贴是对散户的利用而不是支持,因为散户更容易激动,更可能快速增加养殖量,从而达到平抑猪价的目的。

历史似乎证明,猪价高企,散户的地位就被重视,而猪价低迷,则无人理睬。

100元能繁母猪补贴在民间引起的争议极大。南方农村报记者遇到的绝大多数养殖场和基层政府对它都没有好感。规模化养殖场老板认为它扰乱了市场秩序,地方政府则为处理补贴的人力和财力痛苦。

发布时间:2011-07-21 | 来源:南方农村报

如果说面对传说中的100元,养殖户几家欢喜几家愁,那么地方政府则完全是苦不堪言。

对于能繁母猪补贴政策,类似谢汉基的中等规模养殖户多少有些期待,特别是对饲养量和饲养水平都有限的散户而言,母猪补贴好比天上掉“馅饼”,几百元补贴也是一笔不可多得的“财富。”

是主观支持养猪业还是客观危害养猪业?

这种貌似普惠的政策,似与国家推进规模化养殖的发展方向不同,为了让散养户也获得补贴而搭上了不菲的成本,地方政府因为需要配套资金所以也不欢迎,从而为驱逐养猪业埋下伏笔。百元补贴,对于养猪业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真是一言难尽。

100元能繁母猪补贴在民间引起的争议极大。在多数大规模养殖户看来,高价时补贴母猪纯属杯水车薪,这是一项急功近利的政策,引不起他们的兴趣。该官员认为,如果此次能繁母猪补贴政策新的实施细则与2007年一样,又将造成“中央请客,地方埋单”的情况。

补贴政策在2007年、2008年执行时,受到很多散户、中小养殖场的支持和赞赏。2009年、2010年,该政策悄无声息地停止,不过,南方农村报编辑部仍不断接到农民的咨询。他们问的问题很简单——为什么当年没有补贴?

是支持散养户还是利用散养户?

字体大小:图片 3
图片 4

记者在各地调查发现,多数中小规模场及散户相当看中母猪补贴,除了能获得经济实惠之外,养殖户认为,在当前规模化程度越来越高,小规模和散养户越来越不受待见的情况下,能得到中央财政补贴,最大的意义在于它证明中央是支持养猪业的,增强了他们对这个行业的信心。

龚荣茂还认为,饲养生猪量较大地区通常都是经济较为落后的地区,而消费生猪量较大的地区通常是较为发达的地区,能繁母猪补贴和保险保费补贴主要由饲养区地方财政承担,实质是落后地区补贴了发达地区。长此以往,必将挫伤地方发展生猪生产的积极性,影响将来生猪的供应。

“这个补贴政策一旦实施,将对当地养猪业造成毁灭性打击!”国务院13日公布政策后,广东某养殖大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如此说。

如果说面对传说中的100元,养殖户几家欢喜几家愁,那么地方政府则完全是苦不堪言。

养殖户最需要的,往往拿到不到。“我们养猪需要的是稳定的环境以及行业的规范标准。”博罗自繁自养500头母猪的张安华告诉记者,他宁愿国家对养猪没有免税、没有太多的补贴,只需要制定完善的行业标准,令养殖户有规可循即可。黄安华介绍,养猪最怕的就是政策,一个不小心就被强拆。这几年在广东养猪很没有安全感,而相关部门也没有具体的行业规范,令养殖户摸不着道。“而最突出的环保问题,制定的标准就连欧盟都不可能实现,试想我们怎么可能达到?”

2009年,南方农村报曾报道江门市蓬江区和鹤山市的能繁母猪补贴不能全额发放问题。江门市农业局总畜牧兽医师龚荣茂表示,补贴资金由中央和省财政直接承担的话,实施效果会更好。他坦承,有部分镇财政确实困难,资金无法到位。

从化达南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卢志波认为,100元的补贴对于2000头母猪场而言也就是20万元/年,对于庞大的成本支出而言只是海中一滴水,而在目前猪价行情好的情况下,也仅是利润的锦上添花。“生猪是个商品,有涨价就必然会有跌价,市场自然会调控。”卢志波认为,国家的补贴只会刺激不理性的因素,可能会加剧供求关系的不平衡。补贴对于稳定生产的养殖场没有多大意义;生猪价格不需要太多的宏观调控,供求关系平衡后自然会下降。

记者在各地调查发现,多数中小规模场及散户相当看中母猪补贴,除了能获得经济实惠之外,养殖户认为,在当前规模化程度越来越高,小规模和散养户越来越不受待见的情况下,能得到中央财政补贴,最大的意义在于它证明中央是支持养猪业的,增强了他们对这个行业的信心。

在多数大规模养殖户看来,高价时补贴母猪纯属杯水车薪,这是一项急功近利的政策,引不起他们的兴趣。他们甚至认为这项政策在客观上危害了养殖业。因为生猪市场有其自然规律,国家一旦强行介入,生猪供求规律被打破,市场将更混乱,价格平稳更难达到。

从化达南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卢志波认为,100元的补贴对于2000头母猪场而言也就是20万元/年,对于庞大的成本支出而言只是海中一滴水,而在目前猪价行情好的情况下,也仅是利润的锦上添花。“生猪是个商品,有涨价就必然会有跌价,市场自然会调控。”卢志波认为,国家的补贴只会刺激不理性的因素,可能会加剧供求关系的不平衡。补贴对于稳定生产的养殖场没有多大意义;生猪价格不需要太多的宏观调控,供求关系平衡后自然会下降。

这种貌似普惠的政策,似与国家推进规模化养殖的发展方向不同,为了让散养户也获得补贴而搭上了不菲的成本,地方政府因为需要配套资金所以也不欢迎,从而为驱逐养猪业埋下伏笔。百元补贴,对于养猪业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真是一言难尽。

7月12日,“猪价高了,母猪还有补贴吗?”四会一家年存栏能繁母猪300多头的猪场负责人谢汉基问起记者,话音未落,13日傍晚有关部门发布消息,今年中央对养殖户按每头能繁母猪100元的标准给予补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