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会现代牧业危机揭行业隐忧盲目扩张忽视环保

在湖北省通山县政府和现代牧业承诺2015年7月底前将奶牛全部运走并关闭牧场之后,12月2日,围堵大门半月之久的村民已经散去,通山牧场搬迁工作…

中新网12月4日电12月2日,现代牧业湖北通山牧场遭堵半月之后,围堵的村民逐渐散去。村民堵门的理由是牧场的臭味污染环境,影响了生活;现代牧业则表示,自牧场兴…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作为中国规模化牧场建设风向标的现代牧业集团,麻烦接踵而至:先是传出肥东牧场因污染受罚,后又证实宝鸡牧场私售病奶牛遭受调查,紧接着通山牧场又因污染事件而导…

永利会 1

中新网12月4日电12月2日,现代牧业湖北通山牧场遭堵半月之后,围堵的村民逐渐散去。村民堵门的理由是牧场的臭味污染环境,影响了生活;现代牧业则表示,自牧场兴建至今,公司一直遵守合约,坚持规范的生产经营。一位知情的村民透露,牧场建设时当地曾签署承诺书拆迁村民,但至今拆迁仍未完成,是此次冲突的根源。记者了解到,目前现代牧业已经承诺,尊重当地政府关于迁址的决定,将尽快在协商的时间内完成搬迁。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在湖北省通山县政府和现代牧业承诺2015年7月底前将奶牛全部运走并关闭牧场之后,12月2日,围堵大门半月之久的村民已经散去,通山牧场搬迁工作正式开始。

据介绍,现代牧业通山牧场作为通山县政府2010年招商引资的重点项目落户。当时项目投资时,政府承诺搬迁牧场周边500米之内的73户,263人。

作为中国规模化牧场建设风向标的现代牧业集团,麻烦接踵而至:先是传出肥东牧场因污染受罚,后又证实宝鸡牧场私售病奶牛遭受调查,紧接着通山牧场又因污染事件而导致工厂被当地居民围堵。

这是一场早已注定的纠纷。2008年选址时,现代牧场看中了山清水秀的通山县九宫山地区,然而沟壑地形、人口稠密、耕地紧张等自然条件,却让建成后的牧场深陷环境污染的泥淖。更深层次的矛盾则在于,现代牧场仅在当地畜养奶牛,而没有加工环节,无需在当地纳税,这导致当地提供大量土地和廉价劳动力而得到的经济利益微乎其微。

知情村民出具了一份九宫山镇政府于2010年7月12日签署的一份承诺函,函中称,“为保证通山万头奶牛牧场周边农户的搬迁安置工作的顺利进行,我镇将加强组织领导,并承诺按照拆迁安置方案,用一年时间完成对牧场周边村民组的拆迁工作”。

多起事件的集中爆发,使其推行的“万头牧场”模式在中国市场的可行性再次遭到挑战。“万头牧场”是否难以在中国落地?环保问题又如何化解?而对于遭遇多项污染“指控”的现代牧业来说,又该如何破解大型牧场运营中所存在的诸多“定时炸弹”?

永利会现代牧业危机揭行业隐忧盲目扩张忽视环保。尽管“围堵门”事件以承诺搬迁而暂告一段落,但现代牧业力推的“万头牧场”模式依然饱受质疑,中国规模化奶牛养殖的路径仍然处于探索的初期。

承诺函显示,九宫山镇将通过分步实施的原则,第一批拆迁畈中村北侧约26户,第二批拆迁畈中村南侧约47户,拆迁采取拆一还一和互找差价,货币化拆迁两种方式。初步测算的拆迁安置费用为3900万。

“个案”集中爆发

选址图美景埋下隐患

出于安全防范距离的考虑,养殖场离人居住的地方必须达到500米。按照该承诺书,周边农户的搬迁安置工作应该在2011年完成,通山牧场是从2012年2月底才开始进牛,可以避免冲突。

12月1日,现代牧业发布最新声明称,截至11月30日,经过与通山政府多次沟通,牧场被封堵的大门和道路已经疏通,搬迁工作陆续开始并按计划进行。

远处青山绿水,近处牛粪成堆——记者在湖北省通山县九宫山镇畈中村看到,建在青山绿水旁的现代牧业通山万头牧场与周边的美景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然而,只有牧场内部的村民搬迁工作完成了,场外73户并没有如约拆迁。项目建成过程中,搬迁不仅没有完成,附近的村民反而盖起了新楼和加高了楼层。记者发现,现在村民房屋里牧场最近的距离在100米左右。

该声明是对现代牧业旗下通山牧场近期“堵门事件”的最新通报。11月16日,现代牧业位于湖北通山县九宫山镇的牧场,遭到当地村民以堵门的方式进行抵制,持续多日。村民的诉求主要是现代牧业的牧场所造成的污染给当地人的生活带来困扰,要求牧场搬离该地。

一场不可避免的冲突从2014年11月16日开始爆发,通山牧场遭到了当地村民的围堵抗议,至11月30日村民逐渐散去,围堵行动整整持续了15天。当地村民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参与围堵行动的村民来自通山牧场周边的13个村庄,主要起因便是通山牧场给周边村民造成了严重环境污染。

据介绍,牧场建立起来的这两年里,牧场的人和当地村民都向政府反映过这一问题,但始终没有得到妥善解决。随后当地村民即以牧场臭味影响生活为由,开始对通山牧场进行抵制。11月16日早上,附近的村民将现代牧业通山牧场的三个大门围堵起来,一天24小时分三班轮流围堵。

据了解,2010年4月10日,现代牧业万头奶牛现代牧场项目与通山县人民政府签约,这个占地20余万平方米的牧场最终落户在该县的九宫山镇。2011年2月28日,首批从澳大利亚引进的近3000头奶牛进驻牧场。随着万头奶牛的到来,牧场每天产生大量粪便和沼液。

“2010年牧场建成的第一年还没什么事,但从第二年开始就散发出臭气,尤其是每天的早上和晚上更加严重。他们的每个牛棚都会用两个很大的排气扇往外排臭气,我们在家里从来都不敢打开门窗。而且,他们四处倾倒牛粪,很多良田白白被毁了,有些倒在河边的牛粪一发大水就被冲进河里,脏得不行。再就是这几年蚊子和苍蝇特别多。”畈中村的几个村民你一言我一语地向记者诉说道。

由于附近村民将牧场出入的三个大门都堵了起来,通山牧场所有的人员和车辆都无法进出。知情人透露,饲料和牧草运不进去,奶牛的喂养会成问题,如果继续下去,这些奶牛会被活活饿死。

一位当地村民对媒体表示,通山牧场建成后,居民就饱受蚊蝇袭扰,整天“与牛相伴”,闻着臭气生活,牧场方面曾多次承诺整改,但一直未兑现承诺,大量粪便和沼液仍旧被肆意排放。除了沼液污染外,牧场还曾将牛粪运往九宫山镇周边倾倒。

在通山牧场办公楼的一楼大厅,记者从“现代牧业全国牧场分布图”上看到,通山牧场是现代牧业22个运行牧场和5个在建牧场版图中的一个。通山县一位政府官员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2008年,现代牧业负责人在通山县选址考察时,一眼看中了山清水秀的九宫山,“除了风景秀丽,九宫山镇层峦叠嶂的自然环境还有利于防止疫情。而且,通山牧场所在的位置紧邻106国道,处于杭瑞高速和大广高速之间,便于牧草的运入和鲜奶的运出。”

记者在现场看到,牧场门口支起了一个大棚,里面十余个村民堵在门口在打牌、聊天。街道两边的围栏上打满了横幅,大意是说,臭气难闻污染环境影响生活,要将牧场赶走。

永利会,正是由于环境的严重污染,才引发了村民的集体围堵行为。而牧场出入口被封堵,导致草料无法运入,牛奶也无法运出,通山牧场瞬间遭遇“灭顶之灾”。该牧场负责人常辉透露,门口被堵后,每天有3~4头牛死亡,截至11月29日,已经有60余头奶牛死亡,2000余吨鲜奶因为无法运出而被倒掉。

但是,现代牧业当初的选择如今看来却是一个败笔。“九宫山属于沟壑地形,空气不易流通,养殖场产生的气味很难通过自然风消散。同时,九宫山平原耕地较少,现代牧业厂区直接与耕田、民宅接壤,加剧了对周边环境的影响。”上述通山县官员表示,追根溯源来看,现代牧业当初选址时缺乏详细的规划,既没有与耕地和居民保持合适的距离,也没有规划足够的草料养殖、废物处置区域,增加了生产成本和环保压力。

现代牧业此前表示,公司对通山牧场事件高度重视,始终在积极配合政府部门的处理,尊重当地政府关于迁址的决定,承诺在2015年7月底前将奶牛全部运走并关闭牧场。目前村民已经散去,通山牧场搬迁工作正式开始。

11月28日,通山县政府与现代牧业曾同时发出承诺,保证现代牧业有限公司在2015年11月26日前将奶牛无条件全部运走,并关闭牧场,首先在一个月内运走4000头奶牛,随后每月分批运走干奶期的奶牛。同时该牧场还和当地环保部门发出承诺,在2015年1月底前,陆续调出2500头奶牛,将奶牛的总体数量控制在7000头,并停止在九宫山镇辖区内沼液还田工作,对病死牛做无害化处理,和对恶臭气体采取防治措施等。

据当地村民介绍,自从2008年投资建厂以来,针对现代牧业的牧场,曾经发生过多次抗议事件。“从2011年开始,就经常有村民去通山牧场的办公室”泼粪”,让他们也闻闻牛粪的臭味。我们也向当地环保局投诉过好多次了,但他们每次过来看一看就走了,无济于事。”一位村民告诉记者。

这些措施并没能疏解封堵的村民,后者认为一年的搬迁时间过长。不过,在双方均做出让步后,11月30日,围堵大门半月之久的村民开始散去,牧场的搬迁工作也随即开始,因为现代牧业承诺在2015年7月底前完成搬迁工作。

随着牧场规模的不断扩大,现代牧场与周边群众的矛盾日益激化。尽管现代牧场当初承诺“零污染、零排放”,生产过程中却很难做到。按照近期的生产情况,现代牧业通山牧场每天产生的牛粪等废物多达800吨左右,不仅造成周围空气质量下降,大量废物的处置压力也非常大。

对于具体的搬迁细节,现代牧业总裁办公室主任王惠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很多事件都还在处理过程中,目前尚未最终确定,所以不方便予以回应。

“现在总算能从牧场的大门正常出入了,前段时间村民们把牧场的大门都用铁链锁上了,我们只能从传达室的窗户跳进跳出。”在湖北省现代牧业通山牧场工作的小王拿出手机给记者播放前几天晚上自己用手机拍摄的视频。

而其所说的事件,除了通山牧场的“堵门事件”,还有该集团旗下肥东牧场的“污染事件”和宝鸡牧场的“病牛事件”。早些时候,有消息称,现代牧业有限公司违规排放牛粪发酵而成的沼液,收到肥东县环保部门的10万元罚单;紧接着,宝鸡牧场因私自出售42头带病奶牛遭到动物检疫部门和公安机关的调查,且有4人被刑拘。

通山县政府在最新做出的承诺中表示,将保证落实现代牧业通山有限公司在2015年7月31日前将奶牛无条件全部运走,并关闭牧场;同时保证落实在一个月内运走4000头青年奶牛。同时,现代牧业也做出搬迁的承诺,即日起在一个月内运走4000头奶牛,以后每月分批次运走干奶期的奶牛,在2015年7月29日前运走全部奶牛,并关闭牧场。

据接近现代牧业的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多次事件均属个案,比如肥东牧场事件是缘于当地农户需要公司沼液,在运送时因担心运输车出现渗漏故而挖了一道沟渠运输,因距离鱼塘近,与渔民产生纠纷;通山牧场原本是当地招商引资的项目,但是当地领导变动后,在周围农户的安置方面没有很好的衔接所致。

12月2日下午中国证券报记者前往通山牧场实地调研时,通山牧场办公室主任程霜表示,搬迁在当日下午已经正式开始。记者注意到,当日有多名通山县环保局和畜牧兽医局的工作人员在场。

一时之间,多处牧场危机“个案”频出,足见牧场经营中的风险点无处不在,这也使本就存在诸多疑虑的万头牧场模式再度遭受考验。

“11月16日出事后,我们畜牧兽医局的多名工作人员已经在牧场蹲守了半个多月,很重要的就是要做好牧场的疾病防控。12月1日,通山公司死了8头牛,12月2日大概也死了7、8头牛,我们需要通过检测了解奶牛的死因,分类进行处置。”通山县畜牧兽医局主任科员成厚然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按照各级领导的要求,政府要兼顾企业的合法利益,在企业答应一定期限内迁牛的前提下,确保“牛出料进”,把企业的损失降到最低。

多重因素掣肘

除了在村民围堵期间因草料不能进入而造成大量奶牛死亡以及鲜奶倒掉造成的损失外,现代牧业做出搬迁承诺无疑将面临更加巨大的损失。通山县一位官员介绍,目前现代牧业通山牧场的奶牛正处于产奶的高峰期,有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其每日产奶量约为70-80吨,2014年下半年每日产奶量已经提升至160-170吨。“在建设多年之后,青年奶牛逐渐进入3-5岁的产奶高峰期。可以说,现在正是牧场产能最好的时候,现在搬迁非常可惜。”

尽管危机突然爆发,但并非完全是意料之外。

乳业专家王丁棉在几年前就曾强调,大型牧场模式为中国乳业埋下了两颗定时炸弹:病疫情和环保问题。废渣废料和废水是牧场需要处理的“三废”,随着养殖规模扩大,环保压力也与日俱增。

乳业分析师宋亮提供的数据也显示了这些问题的严重性。一个万头奶牛场一天的粪便大概是400吨,尿200吨,一年仅奶牛排泄物就有20多万吨。如果在几百平方公里的草原或者林业丰富的地区,还可以勉强降解这些污物,但在一个人口稠密,大部分是耕地的农业地区,会导致环境负荷严重超载。

然而,现代牧业对此并不以为然。现代牧业总裁高丽娜认为,并非大牧场就一定存在环保问题;而且该公司牧场内处理一向严谨到位。“与化肥相比,牛粪、沼液等有机肥自然更适宜农作物种植,外界对此的认识今后也会跟上来。”

“公司的各个畜牧场均配备牛粪处理设施,可以处理各畜牧场产生的所有牛粪。”高丽娜指出,牧场通过对三废进行处理产生的沼液,供给周边渔户喂养池塘的鱼,牛粪等供给当地农户种植青贮玉米。

不过至少从此次爆发的事件来看,牧场所引发的环保问题并没有如现代牧业所想的那样可以轻易化解。

对此,现代牧业相关人士拒绝置评。不过,一位国内万头牧场内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从对粪污处理的工艺和技术上来讲,现代牧业是国内大牧场里做得较为先进的,其最大的问题可能是在选址方面。“从近几年牧场爆发丑闻的情况来看,大部分发生在南方牧场,首先南方缺少可以兴建大型牧场的土地,所以很多牧场都建在离居民区较近的地方,稍有污染就会影响到周围居民的生活,同时因为牧场面积有限,牛均面积也不足以达到粪污处理的面积。”该人士解释称,“加之南方天气较热,牧场多采用喷淋设备为奶牛降温,这样就更增加了粪污的水分,同时也增加了粪污干燥处理的难度。与之相比,北方天气干燥且风大,利于气味的挥发和粪污中水分的蒸发,可以将牛粪处理成有机肥还田,或变成牛舍垫床。”

据美国Five-G牧场设计公司总裁Ted Allen
Gribble介绍,牧场选址一般要遵循一些基本原则,有坡度为2%~4%的连续坡地最佳,山地优于平地,平地的挑战更大;在毗邻的农田内可以消纳全部粪肥的养分是最理想的,如果做不到,至少70%的匹配农田要毗邻来保证液体粪肥还田;要有优质的、记流量的、水质纯净的地下水源;邻近公共设施和公路;土质首选黏土,壤土次之,砂质土再次。

而现代牧业通山牧场的选址,在当地官员看来,“九宫山属于沟壑地形,空气不易流通,养殖场产生的气味很难通过自然风消散,同时当地平原耕地较少,牧业厂区直接与耕田、民宅接壤。”这种地势特征加剧了对周边环境的影响。

事实上,早在2002年,来自全国各地的38名畜牧专家曾专门探讨超大牧场选址以及经济规模等问题。他们达成的共识是,在中国南方,1000~2000头奶牛的牧场可实现最佳规模效应;在北方,除了内蒙古、东北等少数地区,其他地方并不具备建设万头牧场的自然条件。

不过,对于实际中的牧场运营来说势必要考虑更多的问题。现代牧业在全国八个省已运营的22个牧场及在建的4个牧场南北分布均半,除了地理条件之外,供应链的优化也是牧场落地的重要因素。

中北蓝海FMCG品牌营销策划机构首席项目运营总监王子恒就对本报记者分析指出,近厂布局是每个全国性的企业都在做的事情,尤其是液奶的发展,乳业的消费讲究一个“鲜”字,这样就对奶源到工厂的辐射半径有较高的要求。

“所以,从趋势上讲,往密集区建牧场的举动肯定还会有,只不过牧场规模会压缩,规模化养殖并不一定是万头的,在某些地区可能千头规模就够了。”王子恒说。

盲目扩张下的环保隐患

无论从保证奶源安全,还是满足奶制品供应的任何一个角度来说,规模化、标准化的牧场都是大势所趋,不过环保问题也肯定会如影随形。

“对于排泄物的处理,是新兴牧场都在讨论的问题,应该实现生物能源的循环应用,这个在美国是有成功案例的,并不会影响到万头牧场模式在中国的发展。”王子恒指出,不过难点就在于,排泄物处理部分的投资会相当大。高丽娜曾透露,现代牧业的每个万头牧场在建设初期会投入4000万元左右,用来修建水管道、沼液池和沼气发电等设施。

而牧场在环保问题上的前期投入或许要远高于这个数字,据王子恒了解,某个投资40亿元的新建牧场,仅排泄物的处理就占到1.3亿元。所以,“所谓的牧场投资,将不会是简单的把钱投到奶牛和硬件上,环境治理的投入也占有相当大的比例。”

这也是大举扩张建设中的牧场所要优先考虑的,中投顾问食品行业研究员向健军也指出,现代牧业若只是没有任何整改的搬迁,那只相当于把这一环境污染问题迁移到他处,从本质上来讲并无实际意义。规模化养殖场的环境污染问题能够得以解决,养殖场可以通过生态化和资源利用原则实现废物利用,这样就要提高前期的投资成本。“国内养殖场规模化过程中不可否认存在盲目扩张,尤其是早期牧场建设或许都忽略了环境污染这一问题,这也是未来现代牧业和其他进入资本需要引以为戒的。”

乳业分析师冯启也指出,不管是大牧场还是小牧场,从建立之初,整体规划就不到位,甚至有些小牧场根本没有规划,随着发展,这些方面都需要补齐。而出于乳业上游长远发展,国家也应该在专项补贴和资金支持方面有所倾斜,毕竟企业自身的力量相对单薄,而且上市公司还要面临业绩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