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宜春养猪户如何应对“猪周期”:抱团轻松“顶”

面对生猪市场低迷、饲养成本居高不下的形势,上高县牧业合作社采取措施积极应对,稳定生猪市场,为养猪户避险。
该合作社一方面采取抱团取暖的方式,降低养殖成本。开辟了新的饲料购买途径,直接从厂家拿货分发给养猪户。按上高县牧业合作社现有20万头生猪的养殖规模来算,可节省成本700多万元。在猪市危机面前,越来越多的养猪户选择加入合作社避险,仅今年就新增社员62户,达460户。另一方面加速“转型”,为想转行的养猪户提供创业资金支持。今年以来,合作社已为社员筹集创业贷款1000万元,鼓励他们到外地承包水库养鱼、承包工地搞基建项目等,以增强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养猪户肖金泽感慨地说:“我养猪十几年了,经历了各种风波。虽然目前猪价这么低,但有牧业合作社的大力支持,我想我能摆脱困境。”

价格回落“套牢”养猪户

“顶住!顶住!”这是上高县野市乡稍溪村养猪户罗佑牯这段时间常挂嘴边的话。今年春节以来生猪价格持续走低,让罗佑牯和许多养猪户一样,感觉压力山大。近日,记者在宜春市农村就养猪户的生产现状,以及如何应对“猪周期”进行了探访。

连日来,记者在养猪大县宜丰县、上高县采访时了解到,在当前猪市低迷时,一些养猪户因生猪价格严重下跌,被深度“套牢”:一方面是市场价格看跌,养猪户舍不得卖猪;一方面是猪越大,养殖成本越高。

卖一头猪,亏三四百元钱

“惜售”、“硬扛”、“等待”……在采访中,养猪户们不止一次地向记者重复着这样的字眼,希望能挺过这场猪市危机。上高县牧业合作社理事长郑金才认为,在当前生猪价格不断下跌的情形下“惜售”,是一种极不成熟的表现。

骑虎难下,是大多数养猪户的生存现状

这位养猪专业户介绍说,110至130公斤的生猪,每长1公斤肉需要3.4公斤饲料;130至160公斤的生猪,长1公斤肉需要4.3公斤饲料;如果按猪饲料每公斤2.6元计算,4.3公斤饲料的成本就是11块多钱,以目前生猪9.8元/公斤的市场行情,猪养得越大只会亏得更多。

5月28日上午,罗佑牯卖了88头猪,平均每头320多斤。“再不卖,就亏不起了。”罗佑牯说,生猪超过了250斤,生长速度就明显下降,一头猪一天吃4.5斤饲料都长不出1斤肉,300斤以上的猪一天更要吃到8斤料。光吃料,不长肉,罗佑牯耗不起。

郑金才建议说,行情不好时,生猪长大了,该出手时就出手,千万别惜售,因为从成本上来看根本不划算,只会出现成本与售价“严重倒挂”,亏得更多。

当天,罗佑牯的生猪每斤售价是6.65元,按这个价钱,每卖一头猪要亏400元左右。罗佑牯有些后悔,因为5月25日的生猪售价是每斤6.8元,原本希望价格再往上涨一点,不料过了几天跌到了6.65元。目前,他的猪场里还有500多头生猪,其中能繁母猪55头,250斤左右的肉猪100多头,100至200斤的肉猪200多头。母猪要下崽,小猪要生长,大猪等着卖,罗佑牯感觉自己骑虎难下,他希望自己能顶住,期待价格会有所好转。

说起造成这轮猪价下跌的原因,郑金才认为,一是与养猪行业周期性调整有关;二是大家一哄而上养猪,生猪产能已过剩;三是国际金融危机和甲型H1N1流感的影响。

然而,不少现实问题扑面而来。栏里的猪张嘴就要吃,而豆粕等原料价格却在上涨。罗佑牯说,20天前,豆粕每斤价格是1.98元,现在却涨到了每斤2.18元。因为亏本养殖,陷入资金瓶颈,连饲料经销商都不敢赊料给他了。前几天,好说歹说,请饲料经销商到猪场看了存栏的生猪之后,才赊给他6万元玉米料、7万元大猪膨化料。

踩准行情节拍应对危机

养了8年猪的罗佑牯面临着最大的一次困境。在宜春市,与罗佑牯有着同样遭遇的中小规模生猪养殖户大有人在。“卖跌不卖涨”,让他们错失了一次次抛售生猪的好机会。看着栏里的生猪,卖又不是,不卖又不是,前路未卜,左右为难。

面对猪价持续下跌,该如何应对呢?

猪价波动,是预料中的事

宜丰县新庄镇天德绿色生猪生产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姚荣光认为,应在降低成本、加强管理上下工夫。他说,养猪户依托合作社统一购买饲料、兽药,每头猪可节省50元的成本,统一销售又能比市场价高一些。

不必恐慌,应对“猪周期”要抓好关键要素

多争取订单和开拓市场也是有效的应对办法。在生猪价格大幅度下跌前,天德绿色生猪生产专业合作社争取到江西国鸿集团3万头生猪的订单。为开拓市场,这家合作社于今年4月在上海设立了办事处,已经售出700头生猪,成功打入上海市场。

“不要过分渲染‘猪周期’,这是市场经济中的自然规律。关键要抓好生猪养殖过程中信息捕捉、结构调整、疫情控制、规模发展等几个重要因素。”采访中,畜牧专家和部分上规模养猪企业的负责人对记者说。像罗佑牯一样的养猪户,对于市场预期显然没有充分的准备。

猪价下跌,越来越多的养猪户选择了加入合作社“避险”。记者从上高县牧业合作社获悉,今年加入该合作社的养猪户已新增62户,达460户,目前仍在增加。

江西桃苑金猪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黎景阳说,对于中小规模的养殖户来说,信息是影响他们对生猪市场研判能力和应变能力的重要因素。如果捕捉市场信息及时准确,可以果断调整能繁母猪存栏量,提前调整养殖结构。这样的话,面临的养殖风险就会大大降低。

“我们当前只淘汰老母猪,不允许大批量卖母猪,同时鼓励有条件的社员购进新母猪,为下一轮价格回暖作准备。”郑金才对记者说。这些年,上高县牧业合作社形成了一条应对市场波动的经验:行情好时少进母猪,多养大猪;行情不好时淘汰老母猪,鼓励购进新母猪,为以后赚钱作准备。

然而,在残酷的市场面前,单打独斗的中小规模养猪户及时捕捉市场信息、提前研判市场行情有一定难度。面对今年的“猪周期”,上高县紫宏养猪专业合作社的470户社员却轻松多了。合作社理事长李雪春告诉记者:“合作社有集体智慧,它发挥的各种作用,让社员有效规避了市场风险。”

永利会,据介绍,一头50公斤的新母猪,4个月之后才能配种,怀孕4个月,产下的仔猪长至120公斤出栏约需5个月,这样一个小周期就是13个月时间。“所以,从事养猪行业至少应有13个月的超前眼光,那种一哄而上的养猪户肯定要吃亏。”郑金才说。

据了解,紫宏养猪专业合作社给予社员信息、资金、防疫等方面的支持,让社员临危不乱。去年9月,合作社就发布了市场预警信息,通知社员在养殖高峰时果断淘汰老弱病残的母猪,调整养殖结构。“去年社员共淘汰了5000多头母猪,现在,全合作社有能繁母猪1.8万头,其中后备母猪占存栏母猪的60%。预计‘猪周期’过后,这些后备母猪将派上大用场,繁育的猪仔会顺其自然地遇上好的市场行情。”李雪春说。上高县锦江镇大塘村的袁和平感慨地说:“我去年底就将50头能繁母猪全卖了,从而消除了养殖风险,今年3月以低价买进了600多头小猪,到10月出栏时,稳赚不赔。这多亏了合作社的信息发布。

采访中记者注意到,养猪户们在市场信息方面表现出两种倾向,一是对市场价格十分敏感,生猪价格哪怕是5分钱的波动他们都能敏锐感知。另一方面,他们又缺乏对宏观市场信息的分析,他们没有意识到,价格涨了,行情好了,全国养猪的人都会增多,潜在的市场风险会因此增加。对此,有人建议,政府相关部门应该建立相关预警机制,及时地提供全面、有前瞻性的信息分析。

即使社员落入“猪周期”,也不必像上高县野市乡的罗佑牯一样为资金短缺而犯愁。紫宏合作社与农信社签了战略协议,社员可以联保贷款。去年以来,社员共贷款4000多万元,仅今年就贷了1000多万元。上高县新界埠镇城陂村的黄勇就受益匪浅,去年贷了20万元,今年行情不好,又贷款15万元,这让他轻松渡过了难关。

回归理性需要一个过程

有关专家告诉记者,面对起伏的市场,养殖户一定要调整心态,不能盲目跟风,自乱阵脚。对市场敏感、洞察能力强、市场经济驾驭能力强的个体养殖户,可以有效地应对“猪周期”。对于不具备这些素质的养殖户,进入合作社,抱团取暖,是一个很好的途径。

生猪价格高时,人们一哄而上养猪;生猪价格低时,一些养猪户亏得血本无归。养猪业能走出这样的“怪圈”么?

市场起伏,能否放缓脚步

面对记者提出的同一个问题,宜丰县姚荣光及上高县郑金才、王豆林等养猪大户都认为,市场经济条件下,任何人都有养猪和不养猪的权利,只要养猪有利可图,一旦猪市行情转好时,就又会出现一哄而上养猪的热潮。

跳出“猪周期”怪圈任重道远

“专业与非专业的养猪户,大量的资金涌入养猪行业,会给这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带来极大的隐患。”上高县畜牧水产局党组书记聂自根说。他认为,养猪门槛低,又有国家出台的扶持政策措施,大家一哄而上是正常的,但一些非专业的散户占用了养猪行业的大量资源,而且对环境的污染等负面影响越来越大。

业内人士说,“猪周期”是市场经济的产物,但它可以来得缓一些。

一位专家认为,政府在养猪行业方面可供调控的手段较为有限,只有在养猪场批地、环保等方面才有约束力。

黎景阳分析说,完全解决“猪周期”短期之内不现实,因为它涉及国家宏观和养殖户微观方面的实际问题。他说,必须从信息、疾病控制、食品安全上下力气。比如,全国存栏能繁母猪数量,是一个重要信息,这个信息要准确,预警要到位,因为它的存栏数是指导产业未来的风向标,它的存栏决定供需,供需决定价格。此外,要强化县级生猪疾病控制能力,提高行业门槛,按食品生产企业的标准来定位生猪养殖。

聂自根对记者说,经历这次规模空前的价格波动,希望养猪行业能够尽快变得成熟,回归理性,但这需要一个过程。

江西绿环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冬新告诉记者,目前我国大型猪场占养猪行业的比例太小,而小型猪场和散户的退出机制又非常灵活,一遇到市场低落和疫情时,许多小型猪场和散养户会将母猪进行宰杀等处理,以减少损失。这样,就会造成生猪整体存栏下降。“因此要发展抵御风险能力较强的大型标准化规模养猪场,这有利于母猪基础群的稳定,继而有利于稳定市场,不易形成猪肉价格的大起大落。”王冬新说。

养猪大户王豆林认为,养猪行业是高风险行业,养猪户的心态一定要稳,要敢于面对市场。只有充分认识了养猪行业的市场规律,提升了驾驭市场、抗击风险的能力,才可能避免出现一哄而上、“为猪疯狂”的局面。

李雪春也持有这种观点。他说,目前养猪门槛很低,不少养殖户抱有短期行为,生猪的大减大增容易影响生猪市场的稳定。当然,在各地高度重视生猪养殖污染治理的情况下,不少小规模养殖场可能会逐步退出行业。与此同时,养猪规模化上来后,价格起伏也会平缓。

业内人士分析说,缓解“猪周期”还要解决好生猪的疫病问题。目前,我国的生猪是活体运输,容易造成疫病的大面积传播和蔓延。因此,国家要进行规划和资金支持,可以建立区域性的生猪屠宰厂,从而取缔活体运输,实现冷鲜肉运输。

受访者均表示,跳出“猪周期”是一个“综合性的复杂工程”,需要从上而下各个层面的共同努力。在无法完全摆脱“猪周期”之时,政府和有关部门要适度提高养殖门槛,研究生猪市场预警、市场低谷生猪补贴等机制,加大对养猪户的政策性扶持。对于养猪户来说,还是要谨慎经营,规范生产,灵活调整,抓好防疫,或者采取加入养猪协会、专业合作社等方式提高市场预测能力和抗风险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