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水价综合改革的湖南试点:节水优先,两手发力

各项目区发挥农民用水户协会的主体作用,实现“一把锄头”管水,图为宁乡县煤炭坝片区。2014年各类用水量占总用水量比重示意图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试点,促进了节水增效、农民增收。宁乡县黄…

传统农业,大水漫灌,水资源浪费严重,如何拨动农业节水“敏感神经”?

各市人民政府,各县人民政府,省政府有关部门:

各项目区发挥农民用水户协会的主体作用,实现一把锄头管水,图为宁乡县煤炭坝片区。

2014年10月,国家发改委、财政部、水利部、农业部等国家四部委联合出台《深化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试点方案》,在全国27个省选择80个县试点农业水价综合改革,我省岳阳县、宁乡县、浏阳市、长沙县、涟源市被列为试点县。

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的意见》精神,进一步建立健全农业水价形成机制,促进农业节水和农业可持续发展,结合我省实际,制定如下实施意见:

2014年各类用水量占总用水量比重示意图

“深化农业水价综合改革,旨在让农业水价更好地反映市场供求和资源稀缺程度,发挥水价在节水中的杠杆作用,激发农民的节水动力。”省水利厅财务处处长周波艺介绍。

一、总体目标

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试点,促进了节水增效、农民增收。

试点工作开展以来,省政府建立了分管副省长为召集人的联席会议制度,统筹协调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试点工作。省发改、财政、水利、农业等部门密切合作,发挥价格调整、资金整合、行业指导等优势,形成工作合力。各试点项目县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节水优先、空间均衡、系统治理、两手发力”的指导思想,以促进农业节水增效为目标,以完善农业水价形成机制为核心,以创新体制机制为动力,从农业水权分配、农业水价形成机制、精准补贴与节水奖励机制、用水合作组织建设、工程建设与产权制度改革等方面入手,着力深化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试点,探索形成可复制、易推广的改革模式,为全面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积累经验、奠定基础。

建立健全合理反映供水成本、有利于节水和农田水利体制机制创新、与投融资体制相适应的农业水价形成机制;农业用水价格总体达到运行维护成本水平,农业用水总量控制和定额管理普遍实行,可持续的精准补贴和节水奖励、水权流转机制基本建立,先进适用的农业节水技术措施普遍应用,农业种植结构实现优化调整,促进农业用水方式由粗放式向集约化转变;全面推行计量收费,农业水费收取率达到95%以上。到2020年,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试点项目区和农田水利工程设施完善的地区率先实现改革目标;到2025年全面完成改革任务。

宁乡县黄材灌区项目区水量遥测系统。

一、农业水权到户,用水总量“封顶”——

二、夯实农业水价改革基础

(本版图片均由省水利厅供稿)

农业告别“大锅水”

完善供水计量设施。建立农业灌溉用水信息管理系统,加快供水计量设施建设,尚未配备计量设施的已有节水工程要抓紧改造。井灌区逐步推行“一井一表、一户一卡”。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试点项目区和严重缺水地区的灌溉机井要率先完善配套计量设施,暂时无法配套的要实行以电折水计量办法。渠灌区全部实现斗口及以下计量供水,末级渠系根据管理需要细化计量单元,扬水站点要计量到泵站出口。新建、改扩建工程要同步建设计量设施。

唐涛 向学建 柳德新

水权,对很多人来说,还是一个比较陌生的概念。2011年的中央1号文件首次提出,建立用水总量控制制度;建立和完善国家水权制度,充分运用市场机制优化配置水资源。

建立农业水权制度。对各类水源依据持续利用、留有余量、生活优先、注重生态、市场调剂的原则,确定各县农业用水量,实行总量控制。县按灌溉面积将农业用水分配给各用水户,实现分水到户、水随地走、明晰水权。逐步建立农业水权交易制度,鼓励用户转让节水量或结转下年使用。县政府或授权的水行政主管部门、灌区管理单位可予以回购。在满足区域内农业用水的前提下,鼓励节水量跨区域、跨行业转让。

传统农业,大水漫灌,水资源浪费严重,如何拨动农业节水敏感神经?

我省各试点项目区通过明确农业水权,按照“定额供水、计量收费、梯级计价、节约有奖、超用加价、水权可流转”的原则,推行用水定额管理,逐级分配到农民用水合作组织或用水户,从而实现农业用水总量“封顶”目标。

加强水资源调配管理。完善引黄引卫配套设施,加快建成大中小型并举的农田水利工程体系,全面提升引蓄灌排能力。在地下水超采区,根据供水条件,优先配置外调水、地表水,严格管理地下水,鼓励使用微咸水和其他非常规水源,逐步实现采补平衡。落实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因水制宜,科学确定不同区域的灌水方式和灌溉定额,着力提升用水效率。强化供水计划管理和调度,建立管理科学、精简高效的运行机制,为农业灌溉提供优质服务。

2014年10月,国家发改委、财政部、水利部、农业部等国家四部委联合出台《深化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试点方案》,在全国27个省选择80个县试点农业水价综合改革,我省岳阳县、宁乡县、浏阳市、长沙县、涟源市被列为试点县。

——推进水权改革,变“大锅水”为“商品水”。

推广节水灌溉技术。根据土壤墒情和作物生长期需水量,实施科学精准灌溉。合理调整农业种植结构,压减高耗水农作物种植面积,减少农业灌溉水量。构建与水资源相匹配的农业生产布局,选育推广耐旱节水作物,推广雨热同期的农作物种植模式,加快高效节水灌溉技术推广,以种植大户、家庭农场、农村合作组织等新型经营主体为重点,大力发展喷灌、微灌等高效节水灌溉,集成推广水、肥一体化技术,同时积极推广农机深松、播后镇压、小畦种植、限水栽培等农艺节水技术,提高灌溉水利用率。鼓励推广增施有机肥、地膜覆盖、耙耱保墒、开沟借墒等旱作农业技术。加强农业节水技术宣传培训和技术指导,开展节水农业技术试验示范,提高农民科学用水、节约用水意识和技术水平。

深化农业水价综合改革,旨在让农业水价更好地反映市场供求和资源稀缺程度,发挥水价在节水中的杠杆作用,激发农民的节水动力。省水利厅财务处处长周波艺介绍。

长沙县桐仁桥灌区率先实行水权改革。“就像林权、土地承包经营权可分到农户一样,水资源也可以分下去,这就是水权,不再是‘大锅水’了。”桐仁桥水库管理所所长易进通俗地说。

创新终端用水管理。鼓励发展水管单位管理、农民用水自治、专业化服务等多种形式的终端用水管理模式。支持农民用水合作组织规范组建、创新发展,并充分发挥其在供水工程建设管理、用水管理、水费计收等方面的作用。推进小型水利工程产权制度改革,明晰所有权,明确管护主体,落实管护费用,做好工程维修养护,保障工程良性运行。在确保工程安全、公益属性和生态保护的前提下,采取承包、租赁、拍卖、股份合作和委托管理等方式,搞活经营权。积极探索实施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政府购买服务等模式,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农田水利工程建设和管护。

试点工作开展以来,省政府建立了分管副省长为召集人的联席会议制度,统筹协调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试点工作。省发改、财政、水利、农业等部门密切合作,发挥价格调整、资金整合、行业指导等优势,形成工作合力。各试点项目县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节水优先、空间均衡、系统治理、两手发力的指导思想,以促进农业节水增效为目标,以完善农业水价形成机制为核心,以创新体制机制为动力,从农业水权分配、农业水价形成机制、精准补贴与节水奖励机制、用水合作组织建设、工程建设与产权制度改革等方面入手,着力深化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试点,探索形成可复制、易推广的改革模式,为全面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积累经验、奠定基础。

桐仁桥水库,年平均供水量为1000万立方米,既承担着3.2万亩农田灌溉任务,也是长沙县北部16万余人的饮用水水源,且饮用水需求正以每年32%的速度快速增长。如何平衡灌溉供水与饮用水供水之间的矛盾?该县通过水权改革、科技计量入手,对灌溉用水实行总量“封顶”,挖掘灌溉节水潜力。

三、建立健全农业水价形成机制

一、农业水权到户,用水总量封顶

经过科学核算,桐仁桥灌区以初始水权为基础,对农业灌溉用水实行总量控制,全灌区一年灌溉用水总量为552.7万立方米。根据灌区近10年来平均用水量测算,由水库配送到农田,按照平均用水204.6立方米/亩的标准制定配水定额计划,对灌区内的受益者以支渠为单位分配水权,定额内水量实行低收费,超定额部分实行梯级加价制度。改革农业水费计收方式,像预存话费一样,实行“先费后水”预存模式。供水前,由农民用水户协会向灌区管理单位预购水权,年终按实际用水量结算水费,多退少补。

逐步实现成本定价。根据水资源紧缺状况、供水单位运行情况和农业用水户水费承受能力等实际,灌区骨干工程农业水价逐步达到运行维护成本水平。末级渠系实行全成本水价。社会资本参与建设和管护的农田水利工程供水价格,社会投资部分按照全成本加利润原则测算。用水量年际变化较大的,实行由基本水价和计量水价构成的两部制水价。合理制定地下水水资源费征收标准,严格控制地下水超采。

农业告别大锅水

——发展科技计量,改“按亩收费”为“按方收费”。

定额管理超用加价。按照定额管理、水权限额、节奖超罚、合理负担的原则,对农业用水推行“定额管理、超用加价”“一提一补、按亩返还”等水价改革模式,使节水灌溉成为农民的自觉行动,促进农业节水。超水权或超定额用水加价20%。

水权,对很多人来说,还是一个比较陌生的概念。2011年的中央1号文件首次提出,建立用水总量控制制度;建立和完善国家水权制度,充分运用市场机制优化配置水资源。

通过计量,水权才能量化。官庄水库浏阳灌区根据渠道的流量和水深、底宽和实际用水需求,建设20处量水设施,均设在每一个支渠的分水口,作为与农民用水户协会的水量计量点。在5个试点项目区,水费全部由“按亩收费”改为“按方计量收费”,全部实现斗渠口计量。桐仁桥灌区建成智能远程自控系统,既可远程控制灌区干渠、支渠闸门自动启闭,也可分段测流、分点计量,还能监测每个村组、用水户协会的水量分配。

推行终端水价制度。渠灌区实行“骨干工程水价+末级渠系水价”的终端水价制度,末级渠系水价以灌区为单位,根据末级渠系工程条件和管理状况,统一或分片确定。小型灌区实行“一价到户”的水价制度,地理位置相邻、水资源条件相似的小型灌区探索实行区域统一水价。井灌区分深、浅井合理确定终端水价。

我省各试点项目区通过明确农业水权,按照定额供水、计量收费、梯级计价、节约有奖、超用加价、水权可流转的原则,推行用水定额管理,逐级分配到农民用水合作组织或用水户,从而实现农业用水总量封顶目标。

二、水价、补贴、奖励“三管齐下”——

探索实行分类水价。区别粮食作物、经济作物等用水类型,在终端用水环节实行分类水价。统筹考虑用水量、生产效益、区域农业发展政策等,合理确定各类用水价格。

推进水权改革,变大锅水为商品水。

拨动农业节水“敏感神经”

分级制定农业水价。农业水价按照价格管理权限实行分级管理。大中型灌区骨干工程实行政府定价,其中大型和跨市中型灌区由省价格主管部门管理,中型灌区由市价格主管部门管理;末级渠系供水实行政府指导价,由县价格主管部门管理。小型渠灌区、井灌区、社会资本参与建设和管护的农田水利工程水价由供需双方协商确定。

长沙县桐仁桥灌区率先实行水权改革。就像林权、土地承包经营权可分到农户一样,水资源也可以分下去,这就是水权,不再是大锅水了。桐仁桥水库管理所所长易进通俗地说。

在农业、工业、居民生活、城镇公共、生态环境等各类用水中,农业用水价格长期偏低,难以充分发挥市场机制对水资源的优化配置作用。在试点过程中,我省通过完善农业水价政策、建立精准补贴机制和节水奖励机制,“三管齐下”,以经济杠杆拨动农业节水“敏感神经”。

加强水费征收监管。完善水价公示制度,由供水经营者公开用水指标、实用水量、水价标准、水费额度,增强水费征收的透明度,防止乱加价、乱收费。加强水费的使用监督,防止乱挪用、乱开支,切实将水费用在供水工程运行维护管理的合理开支范围内。

桐仁桥水库,年平均供水量为1000万立方米,既承担着3.2万亩农田灌溉任务,也是长沙县北部16万余人的饮用水水源,且饮用水需求正以每年32%的速度快速增长。如何平衡灌溉供水与饮用水供水之间的矛盾?该县通过水权改革、科技计量入手,对灌溉用水实行总量封顶,挖掘灌溉节水潜力。

——建立合理的农业水价形成机制。

四、建立精准补贴和节水奖励机制

经过科学核算,桐仁桥灌区以初始水权为基础,对农业灌溉用水实行总量控制,全灌区一年灌溉用水总量为552.7万立方米。根据灌区近10年来平均用水量测算,由水库配送到农田,按照平均用水204.6立方米/亩的标准制定配水定额计划,对灌区内的受益者以支渠(村)为单位分配水权,定额内水量实行低收费,超定额部分实行梯级加价制度。改革农业水费计收方式,像预存话费一样,实行先费后水预存模式。供水前,由农民用水户协会向灌区管理单位预购水权,年终按实际用水量结算水费,多退少补。

各项目区所在的发改物价部门对农业用水成本进行测算,在充分考虑农民承受能力、水资源稀缺程度等基础上,综合考虑水资源稀缺程度以及用户承受能力等因素,合理制定农业用水价格。改革后的水价,国有骨干工程达到运行维护成本水平,末级渠系达到全成本水平。区分不同作物,在终端用水环节探索实行分类水价。充分考虑田间水利设施建设情况、节水技术推广应用情况,对超定额用水探索实行累进加价,以此鼓励用水户节水和调整结构。

建立精准补贴机制。在建立农业灌溉用水总量控制和定额管理制度基础上,建立与节水成效、调价幅度、财力状况相匹配的农业用水精准补贴机制。重点补贴种粮农民定额内用水,补贴标准根据定额内用水价格与运行维护成本的差额确定。补贴环节和方式等通过修改完善我省农业水价改革及奖补办法予以明确。

发展科技计量,改按亩收费为按方收费。

涟源市山茂水库灌区实行“分类计价,超定额累进加价”,即:超定额用水越多,加价越多。用水定额部分,粮食作物的水价为0.155元/立方米,达到运行维护费用水平;一般经济作物的水价则为0.298元/立方米,达到全成本水平。粮食作物超定额用水,递增80立方米/亩以内,水价按基础水价的1.5倍即0.2325元/立方米收取;递增80-160立方米/亩以内,则按基础水价的3.0倍即0.465元/立方米收取。

完善节水奖励机制。在充分考虑可持续性和绩效考核的基础上,根据节水量对实施节水的规模经营主体、农民用水合作组织和农户给予奖励。农田水利资金投入重点向农业水价综合改革积极性高、工作有成效的地区倾斜。

通过计量,水权才能量化。官庄水库浏阳灌区根据渠道的流量和水深、底宽和实际用水需求,建设20处量水设施,均设在每一个支渠的分水口,作为与农民用水户协会的水量计量点。在5个试点项目区,水费全部由按亩收费改为按方计量收费,全部实现斗渠口计量。桐仁桥灌区建成智能远程自控系统,既可远程控制灌区干渠、支渠闸门自动启闭,也可分段测流、分点计量,还能监测每个村组、用水户协会的水量分配。

——建立精准补贴机制和节水奖励机制。

多方筹集节水资金。统筹各级财政安排的水管单位公益性人员基本支出和工程公益性部分维修养护经费、农业灌排工程运行管理费、农田水利工程设施维修养护补助、调水费用补助、收缴的加价水费、上级补助的专项资金以及社会捐助等,落实节水资金来源,主要用于实施精准补贴和节水奖励。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试点项目区,可使用体制机制创新项目补助资金补充资金来源。

二、水价、补贴、奖励三管齐下

“通过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要达到节水的目的,但又不能过多增加农民的灌溉成本。这就需要建立农业用水精准补贴机制和节水奖励机制。”省水利厅财务处处长周波艺说。

五、保障措施

拨动农业节水敏感神经

铁山水库灌区实行的节水补贴、奖励政策,实现水价虽有所提高但农民支出实际减少、用水量减少但经济效益增加,当地不少农民尝到了节水的甜头。铁山灌区管理局发挥大型灌区经济结构多元优势,合理筹资补贴农业节水:每年安排至少不低于10万元,用于节约用水奖励及用水户协会年度评比中获得先进的单位和个人。资金来源如下:城市供水出资60%,库区养殖出资25%,电力生产出资15%。第一年安排资金10万元,今后逐年增加。

加强组织督导。各地各有关部门要进一步提高认识,把农业水价综合改革作为改革重点任务,积极推进落实。各市、县政府对本行政区域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工作负总责,要结合当地实际,制定具体实施方案,明确改革时间表和分步实施计划,细化年度改革目标任务,建立健全工作机制,抓好各项措施落实。各市于2016年6月底前将实施方案报送省物价局,每年11月底前报送工作进展情况。要强化工作督导,发现问题及时纠正,确保农业水价综合改革顺利推进。

在农业、工业、居民生活、城镇公共、生态环境等各类用水中,农业用水价格长期偏低,难以充分发挥市场机制对水资源的优化配置作用。在试点过程中,我省通过完善农业水价政策、建立精准补贴机制和节水奖励机制,三管齐下,以经济杠杆拨动农业节水敏感神经。

从效益上看,这是多赢之举。按照水权分配方案,已参与改革的3个用水户协会,每年可节约用水460万立方米。铁山水库的产业结构包括城市供水、农业灌溉、发电和养殖。各产业用水效益有差异,其中,城市供水效益为0.3元/立方米;发电供水效益为0.04元/立方米;养殖年产值600余万元,虽然不消耗水,但必须保证正常库水位;农业供水效益为0.01375元/立方米。平均下来,每立方米的水,产生的效益为0.082元。由此推算,通过改革,参与改革的3个协会每年因节水为铁山灌区管理局带来的经济效益为31.40万元。而且,农业节水后,可用于城市供水的水量增加,有更多的空间扩张城市供水市场或用于水生态、水环境建设。

强化协调配合。加强农业水价改革与相关改革的衔接,综合运用工程配套、管理创新、价格调整、财政奖补、技术推广、结构优化等举措统筹推进改革。发展改革、财政、水利、农业、民政、电力、林业等部门要认真履行职责,加强沟通,密切配合。发展改革部门要加强对农业水价改革工作的调度,严把时间节点,积极稳妥地推进水价改革。财政部门要与有关部门共同研究落实农业水价财政补贴政策,积极支持水价改革。水利部门要做好计量设施安装、农业水权确权和水资源调配等水价改革基础工作。电力部门要做好计量设施安装、改造及扩容等配合工作。农业、林业部门积极调整优化种植结构,推进节水措施。民政部门要做好县、乡、村农民用水合作组织注册、登记、管理等工作。

建立合理的农业水价形成机制。

涟源市、长沙县、浏阳市、宁乡县则实行政府补贴水价、节水回购政策。浏阳灌区管理处建立用水户协会精准补贴机制,在地方财政补助185万元的同时,对参与试点的5个农民用水户协会另外还补助奖励15万元。涟源市山茂水库灌区对农民节约用水定额部分,按0.15-0.20元/立方米的标准,出资予以回购,鼓励节约用水。同时,水权可流转,一个灌溉季结束后,节余水票可在用水户之间流转交易,也可由协会回购后卖给金石自来水厂,还可结转到下一个灌溉季。

做好舆论引导。各市、县政府和有关部门要做好农业水价综合改革的政策解读,加强舆论引导。省、市主要媒体要加大宣传力度,大力宣传农业水价改革和节约用水的重大意义,引导农民提高有偿用水意识和节约用水的自觉性,营造农业水价综合改革的良好氛围。

各项目区所在的发改物价部门对农业用水成本进行测算,在充分考虑农民承受能力、水资源稀缺程度等基础上,综合考虑水资源稀缺程度以及用户承受能力等因素,合理制定农业用水价格。改革后的水价,国有骨干工程达到运行维护成本水平,末级渠系达到全成本水平。区分不同作物,在终端用水环节探索实行分类水价。充分考虑田间水利设施建设情况、节水技术推广应用情况,对超定额用水探索实行累进加价,以此鼓励用水户节水和调整结构。

三、发挥农民用水户协会主体作用——

河北省物价局

涟源市山茂水库灌区实行分类计价,超定额累进加价,即:超定额用水越多,加价越多。用水定额部分,粮食作物的水价为0.155元/立方米,达到运行维护费用水平;一般经济作物的水价则为0.298元/立方米,达到全成本水平。粮食作物超定额用水,递增80立方米/亩以内,水价按基础水价的1.5倍即0.2325元/立方米收取;递增80-160立方米/亩以内,则按基础水价的3.0倍即0.465元/立方米收取。

“一把锄头”管水用水

2016年4月21日

建立精准补贴机制和节水奖励机制。

在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试点中,我省注重调动农民参与的积极性,在利用中央财政资金改造末级渠系的同时,推进农民用水户协会规范化建设。由农民用水户自愿参加、自我管理,主要负责末级渠系工程建设、水价执行、用水管理、工程管护等,推行“输水到户、收费到户,水价公开、灌溉面积和实用水量公开、协会账目公开”的“两到户、三公开”制度,将渠系工程的“千根线”串成了“一根针”,实现“一把锄头”管水。

通过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要达到节水的目的,但又不能过多增加农民的灌溉成本。这就需要建立农业用水精准补贴机制和节水奖励机制。省水利厅财务处处长周波艺说。

涟源市山茂水库灌区项目试点启动后,在涟源市水务部门指导下,金石镇农民用水户协会及7个农民用水户片区分会随即成立,建立健全了供水管理、工程维护、水费收缴、财务管理等规章制度。灌区用水管水实行二级管理:金石镇农民用水户协会为灌区一级管水单位,主要负责测算灌区需水量,根据需水时段联系水库管理单位调水,合理向灌区受益村配水。各片区分会为灌区二级管水单位。协会确立了放水的“三先三后”(先水田、后旱土,先塘坝、后库水,先远灌、后近灌)的原则,根据各村用水量,按渠道设置好的水位流量标记,调节所属地段水闸的开启高度,定流量向各村供水,放水员再将水引入水塘和农田,一改以往“上游水飘飘、下游干焦焦”的局面。这样,避免了改革前的各家各户上渠守水,节省了劳动力资源,同时兼顾上、中、下游用水需求,避免了用水户争水抢水。

铁山水库灌区实行的节水补贴、奖励政策,实现水价虽有所提高但农民支出实际减少、用水量减少但经济效益增加,当地不少农民尝到了节水的甜头。铁山灌区管理局发挥大型灌区经济结构多元优势,合理筹资补贴农业节水:每年安排至少不低于10万元,用于节约用水奖励及用水户协会年度评比中获得先进的单位和个人。资金来源如下:城市供水出资60%,库区养殖出资25%,电力生产出资15%。第一年安排资金10万元,今后逐年增加。

宁乡县黄材灌区试点项目区,规范化组建两个农民用水户协会——回龙铺镇农民用水户协会和煤炭坝镇农民用水户协会。按照“灌区指导、政府参与、协会管理”原则,推行水务公开,按方收费,农民用的是放心水,交的是明白钱。协会成立以前,因为灌溉时不能“一碗水端平”,很多农民不愿意交水费。现在,协会一声号召,95%的农户主动把钱交上来,剩下几个不交的也过不了关。回龙铺镇村民喻家政说,协会成立前,工程坏了没人管,现在打个电话,协会就派人来修;原来财务账目不清楚,现在清沟花了多少钱,修坝花了多少钱,每户出了多少钱,都张榜公开,一清二楚。

从效益上看,这是多赢之举。按照水权分配方案,已参与改革的3个用水户协会,每年可节约用水460万立方米。铁山水库的产业结构包括城市供水、农业灌溉、发电和养殖。各产业用水效益有差异,其中,城市供水效益为0.3元/立方米;发电供水效益为0.04元/立方米;养殖年产值600余万元,虽然不消耗水,但必须保证正常库水位;农业供水效益为0.01375元/立方米。平均下来,每立方米的水,产生的效益为0.082元。由此推算,通过改革,参与改革的3个协会每年因节水为铁山灌区管理局带来的经济效益为31.40万元。而且,农业节水后,可用于城市供水的水量增加,有更多的空间扩张城市供水市场或用于水生态、水环境建设。

我省还创新建设模式,发挥农民用水户协会在工程建设管理中的主体作用。岳阳市铁山灌区、涟源市山茂灌区实行主要建材集中采购,以农民用水户协会为业主,自主选择施工主体进行项目区施工。水利部门和灌区管理单位指导解决施工中的各种技术问题,加强项目的质量监督检查。“自己的事自己更上心。”农民用水户协会对施工单位进行全过程的施工监督。涟源市山茂水库灌区以农民用水户协会为项目实施主体,完成末级渠系防渗节水改造43.7公里,铺设低压灌溉管网4700余米,建成稻作区管道节水灌溉示范片400余亩,建设各类节制闸阀59个,实现精准计量到户,灌溉周期由原来的7天缩短到了4天,末级渠系水利用系数也由原来的0.49提高到了0.8,年节水量可达126万立方米。

涟源市、长沙县、浏阳市、宁乡县则实行政府补贴水价、节水回购政策。浏阳灌区管理处建立用水户协会精准补贴机制,在地方财政补助185万元的同时,对参与试点的5个农民用水户协会另外还补助奖励15万元。涟源市山茂水库灌区对农民节约用水定额部分,按0.15-0.20元/立方米的标准,出资予以回购,鼓励节约用水。同时,水权可流转,一个灌溉季结束后,节余水票可在用水户之间流转交易,也可由协会回购后卖给金石自来水厂,还可结转到下一个灌溉季。

[改革背景]

三、发挥农民用水户协会主体作用

农业节水 潜力最大

一把锄头管水用水

国家实行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给湖南划定了一条不能逾越的“控制红线”——全省用水总量到2030年要控制在360亿立方米以内,用水增长空间十分有限,亟须推动全社会形成节水护水的良好风尚。

在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试点中,我省注重调动农民参与的积极性,在利用中央财政资金改造末级渠系的同时,推进农民用水户协会规范化建设。由农民用水户自愿参加、自我管理,主要负责末级渠系工程建设、水价执行、用水管理、工程管护等,推行输水到户、收费到户,水价公开、灌溉面积和实用水量公开、协会账目公开的两到户、三公开制度,将渠系工程的千根线串成了一根针,实现一把锄头管水。

在全社会用水总量中,我省农业用水占比近60%。省水利厅最新公布的《湖南省水资源公报》表明,2014年,全省各部门实际用水总量332.41亿立方米,其中农业用水200.19亿立方米。

涟源市山茂水库灌区项目试点启动后,在涟源市水务部门指导下,金石镇农民用水户协会及7个农民用水户片区分会随即成立,建立健全了供水管理、工程维护、水费收缴、财务管理等规章制度。灌区用水管水实行二级管理:金石镇农民用水户协会为灌区一级管水单位,主要负责测算灌区需水量,根据需水时段联系水库管理单位调水,合理向灌区受益村配水。各片区分会为灌区二级管水单位。协会确立了放水的三先三后(先水田、后旱土,先塘坝、后库水,先远灌、后近灌)的原则,根据各村用水量,按渠道设置好的水位流量标记,调节所属地段水闸的开启高度,定流量向各村供水,放水员再将水引入水塘和农田,一改以往上游水飘飘、下游干焦焦的局面。这样,避免了改革前的各家各户上渠守水,节省了劳动力资源,同时兼顾上、中、下游用水需求,避免了用水户争水抢水。

农业是用水第一大户,而且普遍采用大水漫灌,用水方式粗放,水资源消耗大,节水潜力也最大。立足我国现有的水资源条件,除了加快升级农田水利基础设施,最迫切的就是通过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创新体制机制,激发节水内生动力,这也是转变农业发展方式的重要内容。

宁乡县黄材灌区试点项目区,规范化组建两个农民用水户协会回龙铺镇农民用水户协会和煤炭坝镇农民用水户协会。按照灌区指导、政府参与、协会管理原则,推行水务公开,按方收费,农民用的是放心水,交的是明白钱。协会成立以前,因为灌溉时不能一碗水端平,很多农民不愿意交水费。现在,协会一声号召,95%的农户主动把钱交上来,剩下几个不交的也过不了关。回龙铺镇村民喻家政说,协会成立前,工程坏了没人管,现在打个电话,协会就派人来修;原来财务账目不清楚,现在清沟花了多少钱,修坝花了多少钱,每户出了多少钱,都张榜公开,一清二楚。

(唐涛 向学建 柳德新)

我省还创新建设模式,发挥农民用水户协会在工程建设管理中的主体作用。岳阳市铁山灌区、涟源市山茂灌区实行主要建材集中采购,以农民用水户协会为业主,自主选择施工主体进行项目区施工。水利部门和灌区管理单位指导解决施工中的各种技术问题,加强项目的质量监督检查。自己的事自己更上心。农民用水户协会对施工单位进行全过程的施工监督。涟源市山茂水库灌区以农民用水户协会为项目实施主体,完成末级渠系防渗节水改造43.7公里,铺设低压灌溉管网4700余米,建成稻作区管道节水灌溉示范片400余亩,建设各类节制闸阀59个,实现精准计量到户,灌溉周期由原来的7天缩短到了4天,末级渠系水利用系数也由原来的0.49提高到了0.8,年节水量可达126万立方米。

[改革成效]

[改革背景]

节水增效 节水增收

农业节水 潜力最大

经过近一年的努力,目前我省5个试点县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试点任务已圆满完成,在农业节水、工程良性运行、生态环境、社会效益等各方面都取得了明显成效。

国家实行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给湖南划定了一条不能逾越的控制红线全省用水总量到2030年要控制在360亿立方米以内,用水增长空间十分有限,亟须推动全社会形成节水护水的良好风尚。

试点项目区水利工程完好率提高到86%,恢复和改善了灌溉面积4.16万亩,减少了输水损失,末级渠系水利用系数提高到0.8以上;项目区亩均节水82立方米;亩均粮食增产60公斤。官庄水库浏阳灌区试点后,亩均粮食产量由原来的850公斤/亩上升到960公斤/亩;灌区范围内的普迹镇,以前每亩一年平均灌溉用水高达700立方米,如今用水量减少了200立方米。

在全社会用水总量中,我省农业用水占比近60%。省水利厅最新公布的《湖南省水资源公报》表明,2014年,全省各部门实际用水总量332.41亿立方米,其中农业用水200.19亿立方米。

降低了工程管护费用和农业水费,降低了农民负担,试点项目区水费收缴率达到96.1%。其中:浏阳市从68.5%提高到93.5%,涟源市从20%提高到90%,岳阳县从60%提高到100%,宁乡县从55%提高到98%,长沙县从80%提高到99%。目前,官庄水库浏阳灌区执行的是物价部门核准的分类定价,粮食作物水价0.05元/立方米,经济作物水价0.06元/立方米,每亩水费比按亩收费时明显减少。

农业是用水第一大户,而且普遍采用大水漫灌,用水方式粗放,水资源消耗大,节水潜力也最大。立足我国现有的水资源条件,除了加快升级农田水利基础设施,最迫切的就是通过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创新体制机制,激发节水内生动力,这也是转变农业发展方式的重要内容。

建立了终端水价制度,农民用水户协会直接管理田间灌溉、投工投劳,杜绝水费收缴过程中搭车收费和截留挪用现象,使灌区水费可以实收到位,为国家骨干工程和末级渠系的维修养护提供了保障。减少了大量的用水纠纷,维护了农村社会稳定。

(唐涛 向学建 柳德新)

我省试点项目区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工程良性运行得到有效保障,农田灌溉条件得到了根本改善,农民对“水是商品”的意识极大提高了,群众开始由“要我节水”向“我要节水”转变。通过充分发挥市场机制和价格杠杆在水资源配置、水需求调节和水污染防治等方面的作用,不仅实现了农业节水、农民增收,还破解了水资源与经济社会发展难题。

[改革成效]

此外,由于灌溉用水量减少,相应扩大了河流、水库的水面面积,加快了回补地下水的速度,也相对增加了生态环境用水量,提升了灌区植被覆盖率。

节水增效 节水增收

随着农业水价综合改革的稳步推进,我省将进一步促进农业节水,提高用水效率,实现水资源可持续利用。

经过近一年的努力,目前我省5个试点县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试点任务已圆满完成,在农业节水、工程良性运行、生态环境、社会效益等各方面都取得了明显成效。

试点项目区水利工程完好率提高到86%,恢复和改善了灌溉面积4.16万亩,减少了输水损失,末级渠系水利用系数提高到0.8以上;项目区亩均节水82立方米;亩均粮食增产60公斤。官庄水库浏阳灌区试点后,亩均粮食产量由原来的850公斤/亩上升到960公斤/亩;灌区范围内的普迹镇,以前每亩一年平均灌溉用水高达700立方米,如今用水量减少了200立方米。

降低了工程管护费用和农业水费,降低了农民负担,试点项目区水费收缴率达到96.1%。其中:浏阳市从68.5%提高到93.5%,涟源市从20%提高到90%,岳阳县从60%提高到100%,宁乡县从55%提高到98%,长沙县从80%提高到99%。目前,官庄水库浏阳灌区执行的是物价部门核准的分类定价,粮食作物水价0.05元/立方米,经济作物水价0.06元/立方米,每亩水费比按亩收费时明显减少。

建立了终端水价制度,农民用水户协会直接管理田间灌溉、投工投劳,杜绝水费收缴过程中搭车收费和截留挪用现象,使灌区水费可以实收到位,为国家骨干工程和末级渠系的维修养护提供了保障。减少了大量的用水纠纷,维护了农村社会稳定。

我省试点项目区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工程良性运行得到有效保障,农田灌溉条件得到了根本改善,农民对水是商品的意识极大提高了,群众开始由要我节水向我要节水转变。通过充分发挥市场机制和价格杠杆在水资源配置、水需求调节和水污染防治等方面的作用,不仅实现了农业节水、农民增收,还破解了水资源与经济社会发展难题。

此外,由于灌溉用水量减少,相应扩大了河流、水库的水面面积,加快了回补地下水的速度,也相对增加了生态环境用水量,提升了灌区植被覆盖率。

随着农业水价综合改革的稳步推进,我省将进一步促进农业节水,提高用水效率,实现水资源可持续利用。